那些愚人节里的故事与事故

虚假的东西也能够带来快乐,愚人节用了很多年来证明这一点。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发生许多故事,有的故事颇为有趣,让人忍俊不禁;有的故事则比较尴尬,甚至发展成了事故。不论是怎样的愚人节玩笑,它们的共同点是能让人从真实的生活中脱离片刻——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知你是否想过,愚人节传播了许多“虚假”的东西,而一旦这些虚假的东西被人记录,它就成了另一种真实。今天我们便来聊聊游戏行业中那些愚人节玩笑,看看那些真实的假故事。

以玩笑的标准来说,其中许多案例并不成功(甚至很尴尬),但多年之后再来回顾,当初不好笑的笑话却不失为一个“沙雕”故事,更添几分时间沉淀带来的特殊“笑果”。

世嘉故技重施假意再做硬件

一直被玩家吐槽“只有在愚人节才会变回硬件厂商”的世嘉屡屡在4月1日发布“重大新闻”,现在他们故技重施,宣称将与松下电器合作推出智能扫地机器人“Panasonic Rulo Sonic”。

想让索尼克帮你扫地吗?

在世嘉官方推特发布的视频中,这个扫地机器人外表看上去和普通的Rulo没有太大差别,只是将遥控器做成了一个DreamCast模拟器,内置《索尼克大冒险》AR重制版。游戏会根据使用者的房间自动生成地图,当玩家用模拟器玩《索尼克大冒险》时,扫地机器人会根据他们的操作改变方向、加速减速,还会播放游戏中的经典音效。

世嘉声称,游戏还支持VR模式,用户可以用第一人称视角玩“索尼克”,并且根据扫地机器人的实际路线吃掉随机出现的金币。

可惜,与2016年的朝日啤酒相比,松下电器并没有与世嘉互动,而玩家也对世嘉这种“不思进取”的玩笑模式并不买账,他们纷纷表示“不能给扫地机器人加速有什么用”。

2016年世嘉与朝日联动推出的DreamCast啤酒背包

2017年世嘉的愚人节新闻是UFO抓菜机

在世嘉宣布这个愚人节消息一周后,有玩家在YouTube上发布了自制魔改版扫地机器人的视频,但用的不是“索尼克”,而是“初音”。视频作者表示,一边玩音游一边扫地,比索尼克不知高到哪里去了,如果视频点击量够高,他还会再改一个“如龙”版出来。

“非官方”的愚人节玩笑竟假戏真做

多人射击游戏《逃离塔科夫》(Escape from Tarkov)以硬核著称,因为参与测试的“票价”并不便宜,过程也麻烦,关于这款游戏的传言非常多。2017年3月初,《逃离塔科夫》正在举行第一次封闭测试,结果一条关于它的愚人节新闻闹出了“大事”。

俄国青年伊万·波德沃伊斯基(游戏中他叫做BigRedIvan)是游戏测试中的第一批玩家,也许是早春的伏特加太容易上头,伊万在结束了持续一天的游戏后突然意识到,从封测开始到现在,开发商Battlestate都没有推出任何节日活动,于是伊万决定恶搞一下。

“恶搞计划”的第一步,就是鱼目混珠。

Battlestate规模不大,每个工作日都恨不得把一个员工掰成两半用,持续的高强度工作让员工对社交媒体疏于管理,除了发布必要的维护通知,并不会抽空理睬评论区。伊万抓住了这个机会,从3月中旬开始,他就在推特上接连发布自己父亲在水利局办公室的照片,通过配上诸如“真累啊”等文字,让人误以为这是自己在加班时发的牢骚。

伊万是个军事爱好者,他经常在推特上发一些穿着军装的照片,让人以为自己像是个军事顾问或者别的什么

在察觉到官推负责人无暇回复玩家评论后,他的评论开始逐步放肆起来,如果评论区里有人抱怨维护后的问题,伊万会通过“我们已经很努力了”“这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等“不经意”的方式透露自己其实是Battlestate的工作人员这一假象。

邻近3月底时,伊万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多半,在官推评论区里,许多“塔科夫”玩家都坚信伊万是个热爱上班“摸鱼”的Battlestate员工,有的网友开始在评论区里警告伊万不要在上班时玩忽职守,不然小心被尼基塔(Nikita Buyanov,《逃离塔科夫》制作人、Battlestate的CCO)“暴打”。

尼基塔也是个擅长耍武器的壮汉

和网友热情对话、假装Battlestate员工让伊万感到非常快乐,不过他还没忘记自己恶搞的最终目的。3月27日晚,伊万在个人推特上发布了一条题为“糟了,尼基塔要追杀我!#逃离塔科夫”的动态,这条动态附带两张图片,一张是“塔科夫”的游戏截图,另一张照片则用潦草的俄文写着“任务目标:杀死伊万·波德沃伊斯基”。

玩家后来根据记忆重新模拟的游戏截图

这条推特很快就在《逃离塔科夫》玩家之间流传了起来,玩家们纷纷认为这就是《逃离塔科夫》的愚人节活动。 按照一部分玩家的分析,伊万很可能藏身在AI阵营里,打死他之后会掉落丰富的装备。还有一部分玩家则认为,就算打死了伊万也不会拿到任何装备,这些装备会原地消失,因为这是“愚人节彩蛋”。

感觉恶搞计划差不多成功之后,伊万驱车前往祖父雅罗斯拉维奇的农场,打算放松自己,静待事态升级。

计划很完美,唯一的疏忽是,伊万出门时忘记关电脑了。

3月31日早上,伊万的母亲叶卡捷琳娜·斯瓦尼泽女士在清扫电脑桌时,一行大字瞬间映入了她的眼帘——任务目标:杀死伊万·波德沃伊斯基。

斯瓦尼泽女士马上拨打了当地的报警电话,并附上了尼基塔的名字。

尼基塔此时正在公司里筹备网络直播,游戏的下一个测试版本刚刚完成,他临时打算开个小型的“网络见面会”,讲一下近期测试的收获。没想到摄像头才打开没多久,办公室的大门就被军警踹开。

军警破门时,尼基塔正在直播间预热,不少网友见证了这一令人震惊的时刻

将近一个月以后,尼基塔才被释放,《逃离塔科夫》的测试也因此被迫中断了近一个月才恢复,因为军警不光把公司翻了个底朝天,还拿走了不少可疑内容进行分析。尼基塔拒绝在任何采访时谈起这出闹剧,直到现在,《逃离塔科夫》也没有在测试内容中加入过任何节日彩蛋。

“疯兔”攻陷育碧,只为将土豆服务器换为胡萝卜

2014年愚人节,育碧开玩笑说,蒙特利尔工作室遭“疯兔”入侵。他们在官方推特上发布紧急通知,指出疯兔在逐渐取代雷曼的位置后,不但不知收手,反而得寸进尺,想要获得更多自己担当主角的游戏,于是在今天集体大闹工作室。

坚守在岗位上的运营员工在推特上记录下了一切:“我们当时刚到办公室,大伙开始工作没多久,几十只疯兔突然从打开的门窗闯了进来。它们大吵大闹,肆无忌惮,把办公室上下搞得乱七八糟,完全没办法正常工作。我们试图把机房里的土豆当诱饵,但对这些疯狂的兔子来说根本不管用……”

育碧员工在推特上称,他们曾试图向外求救

在同步报道了办公室最新动态后,育碧的官方社交媒体就被疯兔侵占了,连续发布了一系列“ba”“gua”“ra”等奇怪言论。直到下午,育碧才宣称已重新夺回推特的控制权,局势也已经初步稳定下来。

声明同时指出,他们在与疯兔协商后达成了和解,育碧将雇用一只疯兔代表作为员工来监督他们,而为了避免同样的闹剧再次发生,育碧表示将考虑将部分服务器从土豆更换为胡萝卜。次日,疯兔以工作太枯燥为由宣布离职。同年,育碧推出了以“疯兔”为主角的游戏新作。

当然,应该说育碧这个愚人节玩笑还是掌握了一定分寸的,它既十分巧妙地传达了“我们会推出更多‘疯兔’游戏”的信息,又让玩家们一眼就能看出,其实并没有疯兔的攻击这回事。

“实况足球”原本可能在圈钱上领先“FIFA”一步

EA旗下的“FIFA”系列自从有了FUT模式后收入逐年走高。在这个模式中,玩家可以收集球员卡来组建队伍,当然,课金购买是最有效的“收集”手段。FUT模式是EA Sports在2008年率先推出的,其实,当年“实况足球”系列也有一个机会,比EA更早实现这种盈利模式。

2007年4月1日,Konami在官方网站发出公告称,将为《世界足球:胜利十一人10》(《实况足球10》,对应欧版的《PES6》)更新Dream Team模式。该模式将允许玩家通过线上锦标赛获取球员,进而组建自己的阵容。

这一模式在当年看来毫无疑问是一大创新,玩家们已经很习惯在单机模式里组建自己的阵容,而线上收集球员,组建自己的球队与其他玩家对战,这听上去无疑要有趣许多。引起争议的是,在公告中,Konami表示“玩家也能在Konami合作店家那里购买球员兑换特典”。有玩家质疑:既然已经全价购买游戏,为何收集球员还要额外付费?而Konami方面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PES6》时游戏业已经进入网络时代,但当时的单机游戏发布后进行大型网络更新还很罕见,因此玩家也颇为怀疑消息的真实性

公告发布在4月1日,自然有许多玩家怀疑这是个玩笑。不过,由于Konami在愚人节后也没有撤下公告或发表回应,玩家们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真正将要到来的更新。玩家们对Konami的不满也日益积累——新模式当然欢迎,但如果是一个骗钱的模式,那就没有必要出了。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有玩家日本甚至为此到位于东京的日本足协抗议,声讨Konami的无良之举。在了解事件后,时任日本足协主席的中村幸二表示,玩家们找错了地方,足协并不负责游戏的研发工作。

或许是被玩家的呼声所左右了,在整个4月,《PES6》都没有任何更新。直到一个月后,Konami才宣布这只是一个愚人节玩笑。然而玩家并不信任Konami,玩家认为,刻意选了这么一个时间来测试玩家的反应,这个愚人节玩笑很无趣。

最终,Konami的玩笑既没有让玩家觉得很有趣,也没有借此推出能赚钱的新模式,这个玩笑反而让Konami自己的口碑变得更糟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与Konami相比,EA就要聪明许多:他们没有问过玩家的意见,直接在《FIFA 09》中更新了鼓励先购买再充值的FUT模式,玩家们只好一边骂一边充钱了。

在“模拟人生”中与宠物结婚,EA受动物保护组织谴责

是的,你们可能不知道,EA因为太过真实的愚人节玩笑曾和美国动物保护组织闹出一场纠纷,风波最终以开发组连夜撤稿道歉结束。由于开发团队放出了不少游戏内真实截图,这个玩笑不仅骗倒了玩家,也招来了动物保护组织的抗议信。

2006年4月1日,EA在他们的官网宣称,他们将在《模拟人生2》的新资料片中加入和宠物结婚的要素。

此前,在大受欢迎的《模拟人生》中,玩家可以在资料片内容里学习魔法、成为明星、饲养宠物,但2代的开发者显然觉得这还远远不够。

制作小组称,新的设计是为了“支持物种平等和动物保护”,他们将为宠物赋予和人类NPC一样的喜怒哀乐,在完成一系列“复杂而不失乐趣”的任务链后,主控市民将获得新的人生渴望——“和自己的宠物共度一生”,随后,市民将能够在婚礼拱门的选择项目中选取自己的宠物。

他们还特别提到,婚礼仪式并不会改变宠物的外观,它也不会变成人类。曾有开发小组成员希望玩家能够选择是否能够将宠物变成人,经过一番艰难而持久的争辩后,项目主管否决了他的提议。

“这和我们的初衷不符。”小组成员马丁·白兰地说,“我们希望能做一个真正酷的东西。”

最终,这个“新闻”在愚人节发出。在收到超过10封来自真正动物保护组织的抗议信后,EA不得不连夜撤下稿件,公关团队在14个小时后发布了澄清声明。

“我以为你们一下就看出来了。”负责撰写愚人节消息的戴维·托马斯说,“我们没有过类似的打算……至少我肯定没有,向上帝保证,我对我家的母猫莫娜绝无非分之想。”

在“模拟人生”系列中,宠物一直很重要,但要结婚……可能狗狗也会表情如图吧

《石器时代》宣称要赠送“真正的恐龙蛋”引祸上身

2002年,《石器时代》在国内正如火如荼。这一年的4月1日,游戏的运营方北京华义推出了一个愚人节活动:在节日当天上午12点前,可在北京华义办公室领取“真恐龙蛋”一枚,仅限5人,先到先得。

据华义老员工回忆,当时运营组有几人曾赴日留学、工作,很喜欢西方世界这一套幽默的玩法。于是,他们在愚人节前几天策划了这个活动,就用办公室打印机打了几张A4海报贴到了公司附近的报亭里。

当天上午10点半后,陆续有几人到访华义办公室,手持从报亭扯下来的海报打听“恐龙蛋”的事儿。策划活动的几个小伙子把来者都请入办公室,倒上茶水。他们解释说这是个愚人节玩笑,当然来的人也不会白跑一趟——留下账号信息,不日会送几只蓝龙机豹作为补偿。玩游戏的也都是年轻人,听罢大都哈哈一笑。

不过最后到访的一位就不那么好说话了。

这是个40岁、操广西口音的老大哥,一进门就要兑现恐龙蛋。几个小伙子把他请到会议室说明原委后,老大哥不依不饶,非要真的恐龙蛋不可,否则就去消费者协会和工商局投诉。老大哥的要求把运营的小伙子们吓坏了,只好请出组长救火。

组长好言相劝,软磨硬泡,最终老大哥同意领400元走人。当天下午,组里开总结会批评了这几个小伙子,400元从他们当月奖金里扣除。后来,有生物系毕业的朋友推测,老大哥的老家广西是中国恐龙化石之乡,可能知道恐龙化石值钱,看到海报以为发财的机会来了,根本不管你什么愚人节——他也许根本不知道《石器时代》是什么。

总结会上,策划了这个活动的几人坦白,他们只是想闹着玩,没想到会捅出漏子。几个小伙子挨批之后也没了心气儿,没多久就跳槽了,据说有去网星的,也有去金山的。

之后华义再也没人提什么愚人节活动了。

2002年,圣诞节、愚人节这些“洋节日”还不那么流行

I社有新作?I社:我不是,我没有

如果说上面的都是老消息了,这里有一条最新的愚人节翻车事件。

知名游戏厂商ILLUSION原计划在今年愚人节当天(也就是今天)发布一则“有生之年”游戏《尾行4》的发售预告片(当然是骗人的),因雇佣的临时工所在时区和官网有时差,导致假视频在3月31日被提前放出。虽然视频被紧急撤下,可画面已经被眼疾手快的玩家截图并广为流传。

厂商想起来应该发布一个澄清公告的时候已经是今天。原本不相信泄露截图的人,都因为在官网看到这则于4月1日发布的澄清声明,终于相信这个停摆多年的系列要复活了。等到厂商反应过来又将道歉公告撤下,这消息已经在狼友圈里传开。

去年的《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就曾被网友P图调侃是“尾行”新作——对这个远古系列念念不忘的大有人在

由于两个版本的截图同时在网上流传,目前已经没人知道“这款游戏要发售”到底是真消息还是假消息。至今仍有不死心的玩家尝试通过各个渠道确认,这个“知名厂商ILLUSION原计划在愚人节当天发布《尾行4》假预告又紧急撤下”的传闻是不是真的,本着“不信谣、不传谣”的严谨态度,我们决定不再进一步传播这些未经证实的图片和文字。

另附最新消息一则:知名漫画家小罗今日凌晨宣布暂别漫画界,原因未知

触乐新闻4月1日讯(通讯员 董杭叶)知名漫画家、文学家小罗先生今日凌晨在朋友圈里宣布将暂时别漫画界,原因未知。

今日凌晨,小罗突然发布一条朋友圈,声称“已经3点半了,要暂别漫画界一下”,此后,不断有朋友留言询问详情,小罗却一言不发,没有任何回应。今日上午,触乐数次致电小罗无果,到截稿时止,小罗手机可以接通,但无人应答。

小罗这样说……

小罗,原名不详,生年不详,是我国知名的漫画家和剧作家、媒体编辑和资深游戏编剧,同时也是白家庄作协会员、天通苑书画协会理事,曾供职于《大众游戏》《九州志》等知名媒体。小罗是近年来声名鹊起的知名漫画家之一,为触乐专栏作画5年,被誉为“灵魂画手”,作品有《马赛集》。

小罗素来以拖稿著称,加上近年来身体不复康健,频频病休。此次宣布暂别漫画界,更引来外界种种猜疑。

我们将持续关注此事的进展。

后记:在集编辑部之力汇集成本文的过程中,我,资深编辑甄能达,曾不止一次询问过我可爱的同事们:你们写的是真实发生过的愚人节故事,还是这些愚人节故事本身也是故事呢?在同事们狡黠的笑中,我仿佛找到了答案。

我谨慎地建议你们不要相信以上任何一个故事,一句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要信——不要说你已经把这些消息传出去了……

(本文为愚人节玩笑,触乐不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