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故事》开发者带来了神秘新作《说谎》

在《她的故事》(Her Story)中,每个玩家揭开犯罪事件背后真相的方法都不一样,这也是其美妙之处。这款游戏于2015年问世,玩家需要借助本能调查犯罪事件,它既是一款极具革新性的独立游戏,也证明了真人全动态影像(FMV)在游戏领域仍有生存空间。

作为一名独立开发者,萨姆·布劳(Sam Barlow)知道制作《她的故事》具有风险。布劳在今年的游戏开发者大会(GDC)上告诉我,当他在游戏发售前与另一位设计师迈克·比谢尔(Mike Bithell,《托马斯不孤单》的开发者)交谈时,虽然比谢尔没有泼冷水,“但你可以发现,他肯定觉得我太可怜了,浪费时间做了这么一款游戏”。

幸运的是,《她的故事》大获成功,还赢得了一系列年度游戏评选的奖项。

《她的故事》的真人影像风曾被认为玩不出什么花样了

“当我开发新游戏时,最担心的是它能否接续前一款游戏的成功。你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是必然发生的,跟偶然性或运气有关。”布劳说——他一只手拿着茶杯,另一只手拿着据说一直有故障的手机,“所以,我希望能像制作《她的故事》时那样冒险,做一款既有趣又能给玩家带来惊喜的游戏。”

就在昨天,布劳新作《说谎》(Telling Lies)发布了首部神秘预告片,还在Steam商店上线了新的游戏主页。《说谎》的预告片太神秘了,根本没有透露任何细节,而布劳甚至不愿告诉我4位演员罗根·马歇尔-格林(《暗警》《升级》)、亚历山德拉·希普(《X战警:天启》)、凯瑞·碧许(《奔腾年代》)和安吉拉·萨拉弗安(《西部世界》)扮演的角色的姓名。维维恩·莱拉·布莱尔(《蒙上你的眼》)也在游戏里扮演了角色。

这是一款什么游戏

布劳向我讲述了《说谎》的背景设定。

游戏开始于一个夜晚,开头你会看到一个女人从车里跳出来,跑进布鲁克林区的一间公寓,将一个外接硬盘插入笔记本电脑。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被盗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数据库,记录着4个人在两年里的许多镜头。NSA窃听了他们的电话,以及通过FaceTime、Skype等软件进行的视频通话。你需要挖掘材料,弄清楚NSA为什么会监视他们。

《说谎》仍然是一部“真人电影”

“《说谎》的一个重要主题是角色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当某个角色与其他人交流时,你需要判断他的话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布劳说,“这些人是否对自己诚实?整个故事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你要思考他们是否有充分的理由做某件事,判断他们有没有说谎。为了解答游戏里的问题,你会一步步深入了解他们的生活。”他补充说:“但《说谎》的质感与《她的故事》完全不同,因为摄像镜头会向你展示所有角色的生活,并且时间跨度达到了两年。”

《说谎》的4个主角来自美国的东海岸和西海岸,布劳不太愿意透露细节,他将这款游戏描述为“《性、谎言和录像带》遇见了《窃听大阴谋》”。另外,布劳称,《说谎》的部分关键创作灵感来源于《Reclaiming Conversation》等书籍。《说谎》探讨的主题包括家庭关系、隐私,以及政府对个人生活的干预等。

游戏中除了听录音和观看视频之外,你还要观察角色的肢体语言,以及不同角色之间的互动方式。要留意不同场景的所有细节,例如在两年时间里,某个角色的公寓里发生了哪些变化。

也许墙上不起眼的符号也是解谜线索之一

“有时就算角色不说话,只是听其他人说话,你也会觉得挺有意思。游戏里有这样一幕7分钟的场景——罗根一边洗碗一边盯着屏幕。”布劳解释说,“如果你知道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知道他在屏幕上看什么,以及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那就太有趣了。这类场景可能会激发你深入调查的兴趣。”

从各方面来看,《说谎》似乎都比《她的故事》更有野心。这也是布劳的设计目标。布劳想要以一种特别的形式,讲述一个更复杂的故事。他说,《说谎》的量级比《她的故事》大得多,拥有后者大约“四五倍”的内容。

布劳告诉我,《说谎》鼓励玩家探索一个复杂的叙事网络,而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受到了《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的启发。布劳希望玩家们随心所欲地探索故事线索,并对角色性格和故事本身形成自己的新想法。

“洗刷”视频

与《她的故事》不同,《说谎》里拥有4名主角。布劳解释说,为了挖掘每个角色的故事线索,玩家既可以像《她的故事》那样使用关键词搜索,也可以用《说谎》的新机制:点击字幕中出现的某个单词,跳转到另一个视频剪辑点。

布劳将玩家在不同视频片段之间的跳转过程形容为“洗刷”视频——可以快进、快退,最重要的是能暂停每一帧画面。从某种意义上讲,玩家就像一位视频编辑,需要查看并处理许多未经编辑的片段。

“某个角色也许说:‘不,你知道我讨厌花生酱。’如果你点击‘花生酱’,屏幕上就会转到另一段视频,有人说:‘需要给你做一个花生酱三明治吗?’你很可能在不同片段之间来回跳跃。”布劳解释道。比如电话永远是单向的,不过一旦你知道角色在跟谁对话,那么就可以在两边来回跳转,还原双方的对话。

你仍旧可以“关键词搜索”这些视频

“就像《她的故事》那样,你能从修辞手段和话语本身推导出对话的关键,但你也要仔细观察角色的面部表情,推断他们的感受,然后发挥想象力设想电话另一头的场景。”

《说谎》的剧情围绕“大故事点”展开。举个例子,你也许只能通过两名异地角色的Skype通话来推测他们的关系。布劳认为,这就像在一幕莎士比亚戏剧中,一名受伤的角色跑过舞台,边跑边说舞台下爆发了一场巨大的战斗。

“你在脑海里的想象,比舞台上能呈现的任何战斗都更棒。”布劳说,“如果我们为这个故事制作一部电影,那么你不会看到任何动作场景,只会花时间调查房间、公寓以及角色之间的亲密对话。这在更强调动作感和戏剧性的电子游戏中并不多见,但同样很有趣。”

群星出演

为了匹配《说谎》的制作量级,这一次除布劳本人和一位作曲家之外,还雇佣了更多帮手。阿米莉亚·格雷(Amelia Gray)担任联合编剧,她撰写了一系列小说和短篇故事,还曾参与电视剧《黑客军团》(Mr. Robot)和《疯子》(Maniac)的剧本写作。

“这很酷,因为她比我更黑暗,拍板做了很多决定。”布劳这样评价格雷的作品,“有人也许想问:‘真的要把剧情写得这么绝吗?’我会说:‘不是我干的!那部分是阿米莉亚写的。’”

主角之一

另外,英国作曲家Nainita Desai为《说谎》创作了一段充满活力的音乐,由伦敦当代管弦乐团演奏。该乐团曾为《魅影缝匠》(Phantom Thread)、《血色将至》(There Will Be Blood)和《月光男孩》(Moonlight)演奏音乐。“我认为《说谎》在音乐方面花的钱已经超过了《她的故事》的全部开发成本。”布劳补充说。

一家叫Furious Bee的公司完成了《说谎》的大量开发工作,布劳特别赞扬了技术总监兼程序员利兹·阿特伍德(Lizi Atwood),声称他在游戏的制作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这有点奇怪,因为我觉得《说谎》是一款独立游戏,我和阿特伍德承担了大部分开发工作。”布劳说,“但当我们去洛杉矶花3个月时间进行拍摄时,突然又有一群拥有其他专长的人加入了这个项目。”

布劳告诉我,在为《说谎》拍摄真人影像期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又变成了《寂静岭:破碎的记忆》的游戏总监,每一次会议都必须参加。但与在某家大型工作室督导一款游戏的开发相比,他认为安排团队成员拍摄视频容易得多,因为每个人各司其职,专注于完成某项特定的任务。

“这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我们到现场拍摄了所有影像,因为我希望游戏里的所有镜头都足够逼真。比如我们今天让罗根在一间公寓拍摄,明天又搬到另一个经过布景的地方进行拍摄。当然你也知道,与一部普通电影相比,我们运用的技巧要少得多。”

萨姆·布劳(Sam Barlow)在讨论游戏设计

《说谎》中的绝大部分视频都是通过手机、网络摄像头或其他方法获取的。为了模拟这一点,开发团队采用临时道具,让演员们利用手机、笔记本电脑等设备捕捉周围的环境。演员在剧本方面的即兴创作空间不大——因为剧本是游戏设计中的一项关键因素——但考虑到视频的拍摄方式,他们也有自由发挥的空间。

“举个例子,假设我在酒店房间与妻子用Skype通话,我会把手机放好,让她能看到我的房间是否干净整洁。我还会尽量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然后与她交谈。”布劳解释说,“如果我听说妻子刚刚度过了糟糕的一天,遇到不愉快的事情,那么我很可能会关掉手机颓然坐下。我可以用各种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来表达对屏幕那头的人的关切,或者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

布劳告诉我,虽然玩家在游戏中需要通过探索来还原角色之间的对话,但这些视频都是同时拍摄的,每个演员都穿戴着专门的360度装备。这种体验对演员来说也许很新奇,但若非得到发行商安纳布尔纳互动娱乐的支持,布劳恐怕很难邀请到那些演员参与拍摄。

据布劳透露,他发给演员和演员经纪人的剧本文字量庞大,大约有200到300页。“我一度被告知,没有任何经纪人会将它拿给客户,因为文字量实在太大了。”

“但如果安纳布尔纳发行这款游戏,就意味着有机会与某些人交谈。如果你问他们:‘你愿意参与一款电子游戏的视频拍摄吗?’经纪人也许会告诉你:‘不,我的客户不接这类业务。’但如果你说:‘你愿意为一款安纳布尔纳的游戏拍摄视频吗?’他们很可能会这样回答:‘好吧,我至少会读一读剧本。’”

主演们

布劳之所以邀请几位著名演员为《说谎》拍摄视频,部分原因在于他希望《说谎》比《她的故事》触达更多人。布劳认为好莱坞演员能帮助《说谎》吸引更多主流玩家。

另外他还认真考虑了《说谎》的本地化工作——与只支持英文的《她的故事》不同,他的目标是让《说谎》能够支持亚洲语言、法语、意大利语、德语、西班牙语和几种其他语言。但本地化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并且导致游戏开发周期变得更漫长。

“这很奇怪,因为文字显然是你探索这款游戏的一部分。《说谎》不同语种版本的关卡设计都有细微差别,除了它之外,我找不到任何一款这样的游戏了。”布劳说,“如果你用法语玩,我们就要确保游戏里的语言符合法国文化和习惯……这让翻译人员感到兴奋,因为他们不仅仅是翻译文字,还会推动玩法,作品将会成为游戏核心体验的一部分。”

全动态影像游戏的新时代

近些年来,全动态影像游戏和互动视频变得越来越受欢迎。在今年的独立游戏节上,FMV游戏《下班后》(After Hours)就被评选为了最佳学生游戏。布劳认为,电子游戏采用真人影像是行业内的一个重要发展趋势。

“电子游戏越来越频繁地采用真人演出,但我们应该看到,电视剧行业也会这么做。我记得当我听说史蒂文·索德伯格要为HBO制作一部互动悬疑犯罪电视剧且有莎朗·斯通出演角色时,我心情特别糟,觉得自己肯定完蛋了。谁都不需要我,有索德伯格、斯通和HBO就够了。”布劳承认,“幸运的是那部剧并没有轰动世界。”

《下班后》游戏画面

布劳说,相比去年在Netflix播出的互动电影《黑镜:潘达斯耐基》,他更喜欢Netflix这个平台。布劳经常看着他的几个孩子在上面看连续剧,紧接着去YouTube看其他人对剧集的评价,然后再回到Netflix重新观看。他认为与《说谎》的游玩方式相仿,人们观看媒体内容的方式更像是非线性、多线程的活动。

《说谎》预计2019年登陆PC和iOS平台,不过布劳也希望将它带到主机上。据他透露,本地化工作耗费了大量时间,拖慢了《说谎》的开发进度。布劳对这款即将发售的游戏感到兴奋,但他也有点担心《她的故事》的一些铁杆粉丝会觉得被疏远了。

“有时候我在夜里感到惊恐,会不会改动太多了?肯定有玩家会说:‘我就想要一款纯粹的犯罪解谜游戏。’也会有人说:‘我更喜欢《她的故事》的简朴感。’”布劳告诉我,“我只希望这款雄心勃勃的游戏能够让大部分玩家感到兴奋。”

“我觉得《她的故事》最大的独特之处在于,你想做什么都行,能够以任何一种顺序发现视频录像。游戏里没有任何剧本瓶颈,不会手把手教你做任何事情,也没有任何人为的时间限制。如果你愿意,直接在游戏里输入特定关键词,就能够查清犯罪事件的真相。”

“《说谎》进一步强化了这种玩法,你完全可以自由探索,但也有可能迷失于游戏中。”

 

本文编译自:usgamer.net

原文标题:《Sam Barlow Takes Us Inside Telling Lies, His Star-Studded Follow-Up to Her Story》

原作者:Caty McCarthy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