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和平精英》

关于《和平精英》有个有趣的现象,尽管它是一款新游戏,可在开放之初玩家们热烈讨论的却不是游戏本身——它的文案、背景设定、游戏中和谐(甚至有些诙谐)而又体贴的表现形式,这一切都很引人关注。反倒是游戏最核心的玩法上,玩家们都已经算得上熟悉,无需再多说什么了。

不过,这些讨论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偃旗息鼓,无论是玩家还是媒体,在接受了这些设定后,注意力便重新回到了游戏本身。我翻了翻不同社区中玩家的讨论,在游戏开放一周之后,已经几乎看不到此前铺天盖地的对背景设定的讨论(准确点说是抱怨)。

玩家们和以往一样,讨论起了“如何吃蛋糕”,分享自己“吃蛋糕”的经历;讨论不同枪械的强度,游戏在射击手感上的合理或者不合理;讨论着种种(或真或假)的外挂案例;当然,也少不了海量的求开黑、求陪聊帖……类似的讨论一直持续到现在。

不到一个月,《和平精英》的贴吧已经有442页的帖子

相比游戏刚开放时人们对“改动”的关注,现在的环境似乎才是对一款游戏的正常讨论。自从《绝地求生》大热之后,“这种类型的游戏能否正式进入中国”就一直是个未解之谜,而《和平精英》揭示了谜底。在游戏刚开放时,我们曾在评论中称这些改动为“一个不错的回答”,其中一个理由是,《和平精英》为所有后来者提供了一种参考与借鉴、一个可行的尺度。

在我看来,社群讨论的“正常化”代表了玩家对这种“回答”的接纳,玩家的接纳不只体现在发帖声援游戏(这看上去很像水军),或者是赠送奇怪的锦旗这样直白的行为上。像一个一般的游戏那样讨论它,讨论中有好有坏,但所有的讨论都是关于游戏本身——玩这款游戏的人在讨论这个游戏的事儿,像所有其他游戏一样,这就是一种接纳的态度。

对一个看似难以引进的题材,从上到下的大体“正常”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新的更新

在游戏运营3周后,今天(5月29日),《和平精英》发布了新的版本,带来了新的枪械载具,并优化了部分系统与细节。

在这次更新中,枪械系统的调整或许是最影响玩家的游戏体验的部分。在配件方面,手枪和冲锋枪配件进行合并,可以通用;霰弹枪和Win94、Kar98k3种不同类型的子弹袋也变成了同一种配件;战术枪托可以应用在M16A4和Mk47两款步枪上,使得这一曾经独属于M416的配件变得用途更广。配件的简化和通用性增强使得玩家减少了对于零散配件难以取舍的烦恼,让拾取物资的过程也变得更加顺畅。

在子弹种类方面,UMP9冲锋枪改为.45口径型号的UMP45冲锋枪,弹容量也从标准30发/扩容40发变成了标准25发/扩容35发,且子弹初速相对下降到300米每秒,枪声音效也会连带改变。曾经使用.45口径的冲锋枪Vector则改用9mm口径子弹,弹容量从标准13发/扩容25发增添至标准19发/扩容33发,子弹初速变得更快,达到380米每秒——简单来说,两者之间的定位发生了对调。

对射击游戏来说,细微的调整也往往会有手感上的差异

在载具方面,本次版本更新为雪地地图带来了两种全新的载具。其中包括在雪地环境中拥有更灵活和更轻便穿梭能力的双人载具轻型雪地摩托,它还具有目标更小、便于玩家隐蔽的优点;雪地越野车则可以搭载4位玩家,并且,它在雪地环境中拥有更强的适应力,可以灵活地转向。

新的载具看上去比较灵活

从游戏的内容上说,此次枪械内容的更新和《绝地求生》不久前的调整大致相似。尽管名字上数次历经波折,但在游戏系列脉络的统一性上,你仍然能够看见这些游戏之间的关联。就我个人来说,我仍愿意用“正常的更新”来描述这次新版本。

“正常”的更新

对于多人游戏来说,“更新”是件非常常见的事情,对这件事,我私下里一直有个别扭的分类:主动更新和被动更新。

顾名思义,“主动更新”是自发的。新的版本,或者是为了游戏的进一步发展的功能调整,或是加入了新的要素。总之,“主动更新”是制作方考虑游戏的发展,主动做出的调整。“被动更新”则比较耐人寻味,这种更新往往有外在的原因,或者是大量玩家不满的“节奏”,或许是一些不可抗力。在“被动更新”中,制作方的更新内容往往被视为一种妥协,一种不得已而为之。

说《和平精英》迎来了一场“正常”的更新,实际上是说这是一次主动更新。我仔细看了看更新内容,有新的要素,也有琐碎的调整,但总体来说这次更新称不上巨变——没有新玩法,也没有什么针对核心玩法的改变,充其量是让玩家重新适应一下改变后的枪械手感而已。

加一点新的东西,调整一下平衡,这种不大的改动在许多游戏中都很常见。对于一款长线运营的游戏来说,游戏之所以能够长期运营,正是许多小改动的累积的结果。如果说游戏初期带给人们的惊讶改变包含了近乎壮士断腕的决心,这一次的更新更像是终于能像一款普通的游戏那样于无声处进行小修小补。

“正常”还有另一个含义——这次的修改让游戏看起来更自然了。其实,此前的游戏有些“太过友好”,不仅设定上是“演习”或“训练”,被击败的玩家甚至还会站起来友好地挥手示意……许多玩家都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并不想这么友好——如果你被身后的人偷袭,一枪放倒,你也不会想这么友好。这个时候还站起来开心地挥挥手,就显得过于豁达、过于奇怪了。

“过度友好”的挥手告别

光子工作室群表示,他们的确听到了玩家的声音,在新的更新中除了上述功能性调整,还有许多细节的修正。例如,当你被击败时,将不会显示挥手动作,取而代之的是正常得多的绿光上飘特效。类似的细节改动还有UI和音效的优化、结算动画的优化等,如果说此前或多或少有些“用力过猛”的话,现在的更新则是努力让游戏看起来更加自然一些。

这样的淘汰要自然不少

正常去更新,更新的内容让游戏感觉更“正常”。老实说,当一款游戏承担了如此多的关注,而它本身又颇为敏感时, “正常”就已经是颇为不易的事情,尤其以《和平精英》的热度来说,“正常”恰恰也是它所需要的东西。

《和平精英》的以后

就让我们把它看作一款普通的游戏,《和平精英》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它在测试阶段就吸引了大量的玩家,营收方面自然也不必多说,更重要的或许是,对整个行业而言它提供了一种借鉴。

可以说,《和平精英》已经顺利通过了游戏开放前期在宣发方面的挑战,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运营好这款游戏。今天更新的游戏功能改动效果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它似乎是个不错的信号。

除此之外,游戏还请来了吴京作为代言人,这除了是对此前产品代言的延续,同样释放了某种信号——包括腾讯光子工作室群对《和平精英》甚至是整个游戏业界在改善社会舆论方面的努力。要知道,现在《和平精英》的演习场已经没有那么过激,游戏中四处弥漫着和平友好的元素,但它看上去毕竟还是战场,还有枪械、射击和倒地——或许在一些人眼中,这仍然不是什么好游戏。

在解释为什么要请吴京作为代言人时,光子工作室群说:“从‘战狼’系列电影到《流浪地球》,吴京在过去的多部影视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均被赋予了强烈的和平主义标签,这与《和平精英》的反恐维和主题调性相符。双方的本次合作,势必将围绕这一正向价值构建出更具影响力的舆论环境,使得双方的价值理念得到更大范围的传播,为《和平精英》的品牌构建之路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从社会影响上来说,吴京是很好的代言对象

对游戏厂商来说,要寻求“游戏性”与“社会价值”的平衡是个极为沉重,却无从逃避的负担。在“游戏性”方面做得不好的游戏不会被市场所接受,在“社会价值”方面有问题的游戏无法被社会包容。可以预料,从今天起,或者从更早就已经开始,所有的游戏厂商都要同时面临这两个问题,它们需要反复平衡并做出抉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和平精英》既是先行者,也是幸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