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AMI在玩家面前露过脸,也现过眼。

露脸,是因为它为全世界玩家贡献了太多响亮的名字:《魂斗罗》《恶魔城》《心跳回忆》《合金装备》《寂静岭》……现眼,是因为它热衷于杀忠臣,将创造过经典作品的旗下制作人无情抛弃,并且雪藏其知名IP的行为令无数铁杆玩家伤透了心,纷纷对其念出了英文里的三字经……

比如小岛秀夫,明明都混到了公司高层,却在2015年一夜之间走下高位,此后KONAMI官方还在公开场合大肆贬低小岛,令人难以相信这是一流大厂应有的风度。

不过,今天我们要谈的不是小岛秀夫,而是他的同行、KONAMI的另一位明星制作人——五十岚孝司(IGA)。

让这个词出名的人是《环太平洋》的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

崛起:低调的开始

在KONAMI就职的14年间,五十岚孝司行事低调,以至于连他当年的照片都很难找到。

五十岚孝司参与《月下夜想曲》时期的照片,左为《月下夜想曲》生父荻原彻,右为作曲家山根美智留

1990年,五十岚孝司以程序员身份进入KONAMI。他是一位秀才型角色,不仅擅长编程,还在写作方面造诣十足,可谓文理双修。

进入公司后,五十岚孝司靠着勤恳和努力的态度很快崭露头角,仅仅4年后就在初代《心跳回忆》中担任了脚本、程序员、迷你游戏设计等多项工作。后来《心跳回忆》一举成名,将恋爱游戏从所谓“骗宅男钱的不入流游戏”带入了电子游戏的艺术殿堂。在这一历史进程中,五十岚孝司功不可没。

《心跳回忆》是KONAMI在PCE主机上的最后一款作品

尽管低调的五十岚孝司没有被太多人记住,但他靠着《心跳回忆》成为公司的重要一员,传奇生涯就此开始。此后,他的职业生涯几乎全部献给了“恶魔城”系列这个KONAMI旗下最知名的IP之一。他把“恶魔城”从分裂带入统一,又从统一带入新的探索,直到最终确立了“银河城”这种崭新的游戏方式。但他完成这一系列丰功伟绩的同时,却被无数玩家和媒体误解了多年。

接盘:“恶魔城”剧情曾混乱不堪

许多玩家都对《月下夜想曲》有个巨大误解,认为它是五十岚孝司的作品。其实这也不全错,毕竟五十岚孝司在本作中负责剧本,以极少的几段对话塑造了一批鲜明的角色。同时,他还是本作的助理导演,这款游戏取得的惊人艺术成就中离不开他的血汗。

然而《月下夜想曲》的制作总指挥其实是荻原彻,也就是前作《血之轮回》的总导演。

《月下夜想曲》的通关画面中明确写着:制作人和总导演都是荻原彻,五十岚孝司只是助手

“恶魔城”系列从诞生那天起就伴随着混乱发展:不同的制作小组轮流开发不同作品,导致系列每作的质量良莠不齐,剧情上也矛盾重重。举个例子:FC初代《恶魔城》卡带说明书中,就已经明确了主角西蒙的祖先是100年前的“克里斯托弗”,这个设定也同样用在了GB游戏《德古拉传说》中。然而同一时期,初代原班人马开发的FC游戏《恶魔城传说》中,西蒙的祖先却成了名叫“拉尔夫”的另一名主角,并且两作同样发生在初代的100年前,这明显是矛盾的。更讽刺的是,设定与之前不符的《恶魔城传说》成了经典游戏,符合设定的《德古拉传说》反而成了平庸之作……

FC版初代《恶魔城》卡带说明书,第一段就阐述了“西蒙100年前的祖先是克里斯托弗”

类似的设定和游戏品质的混乱现象,从系列诞生的1986年到2001年这漫长的15年间层出不穷。最终,五十岚孝司荣升系列总制作人,方才一统天下,将系列以往的剧情重新整理、编织了崭新的年表,并接管了系列所有作品的开发指挥工作,过去那种不同小组之间不沟通、不协调的历史宣告结束。

也正因如此,五十岚孝司参与制作的第一部,也是最有名的一部“恶魔城”——《月下夜想曲》被很多玩家误解为由他牵头制作的,甚至有人以为“恶魔城”系列的生父就是他。其实“恶魔城”诞生那年,五十岚孝司还没有进入KONAMI工作。这样的错误不仅在玩家间流传,甚至很多专业游戏媒体都经常搞错。

PS上的《恶魔城年代记》才是五十岚孝司首次担任系列制作人的作品,这一作中荻原彻反而是他的助手

背锅:KCEK的那点事

五十岚孝司统一“恶魔城”世界的同时,也为游戏界创造了一个新的名词“银河城”(Metroidvania),也就是“银河战士” (Metroid)与“恶魔城” (Castlevania)两个词的组合,这个词是欧美玩家发明的,指代《银河战士》的地图探索解谜方式与《恶魔城》的硬核动作手感结合的游戏,这类游戏的始祖便是《月下夜想曲》。

Steam平台上大受好评的银河城游戏《魔塔猎人》,其日文版介绍中尴尬地将“メトロイドヴァニア” (Metroidvania)写成了“銀河戦士の悪魔城”,当然,这从侧面印证了“恶魔城”对业界的影响深远

《月下夜想曲》之后,恶魔城的开发完全交给了与五十岚孝司毫无关系的KCE Kobe(KCEK),也就是KONAMI的神户制作组,这个小组借着《月下夜想曲》成功的东风,在N64上制作了《恶魔城默示录》和《恶魔城默示录外传》两款知名度和评价都不太高的3D动作游戏。

经历了这两次失败后,KCEK意识到还是像《月下夜想曲》这样开发成本更低、趣味性却更高的银河城类游戏更能迅速俘获玩家的心,于是痛改前非,于2001年在GBA上发售了一款各方面都很像《月下夜想曲》的游戏《月之轮回》。

《月之轮回》在银河城基础上加重了恶魔城传统的动作要素,是一款粉丝们津津乐道的优秀作品

KCEK的这3部游戏具有话题性,因为后来五十岚孝司接手整个系列并重编剧情后,玩家们并没有在其中看到这3部作品的影子。五十岚孝司因此背上了“小心眼”的锅,大家纷纷指责他心胸狭窄,将与自己无关的KCEK作品排除在系列正统之外。当时,国内有名的游戏媒体甚至说:“主角并非贝尔蒙特家的人却使用了圣鞭的作品,被IGA定义成了外传。”

其实,这是十足的冤枉,这3部作品之所以不列入系列正统,完全是KCEK自己的决定。

《恶魔城默示录》与《外传》中的两位角色:“莱因哈特·施耐德”与“考奈尔”的名字原本应该是“施耐德·贝尔蒙特”和“考奈尔·莱因哈特”,改成现在这样的原因是:制作人员直到发售前才意识到“施耐德”其实是一个姓而不是一个名;反而“莱因哈特”应该是名而不是姓,如此愚蠢的错误居然到最后才发现——但幸亏发现了。

后来,他们甚至推出了官方漫画来自我吐槽这件事

就这样,因为主角临时改名换姓,不再是贝尔蒙特家的人,这两部作品也被迫离开正统之列,至于《月之轮回》成为外传的理由更令人无语——因为不想看到帅气的前代主角变老!

原来,《月之轮回》中从头到尾等待主角拯救的师父“莫里斯·波鲁多维恩”原本设定为年近花甲的“里希特·贝尔蒙特”,这名角色自从登场以来一直人气很高,在多部作品中都有客串登场,KCEK的制作人员不忍心让变老后的里希特成为正史,便在开发过程中决定将本作改为“外传”,把这个老爷爷改为其他角色,上述开发秘史在《月之轮回》发售的时候刊登在KONAMI的官方杂志《KONAMI MAGAZINE》上。

20年前KONAMI的官方杂志《KONAMI MAGAZINE》以免费的形式发放,其中记述了很多游戏的开发秘闻

五十岚孝司“上台”后,把之前很多彼此冲突的设定做了取舍,比如《德古拉传说》中的德古拉尚未变成魔王,而是人类黑暗法师,这个与其他作品都冲突的设定被他通过《无罪的叹息》这部作品重新设定,而KCEK制作的3部作品由于主动放弃“正统”的身份而一直被人误解,真是天大的冤枉。

由于《月之轮回》与正传作了切割,本作里的很多设定都作了临时更改,比如卡带说明书中写到:主角的鞭子并不是传统的Vampire Kill,而是名叫“猎人之鞭”的另一种鞭子

上述这些秘史,均是多年来很多游戏媒体和玩家不曾知晓的,而五十岚孝司就是在这诸多的误会中坚持着把“恶魔城”发展成了一个具有完整体系和庞大世界观的系列。对这样一位大功臣,KONAMI的做法……就像前面说的那样,非常不人道。

造反:《血污:夜之仪式》发售在即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KONAMI的历史也印证了这一点,只是一切来得太突然。

2014年,KONAMI实行内部大改造,大幅削减电子游戏部门,将主要业务转向别处,五十岚孝司被KONAMI扫地出门,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就这样顷刻间瓦解,甚至连他整理编纂的系列剧情都被KONAMI从官网上下架。其实,迎合时代转型本无可厚非,只是KONAMI对那些忠心耿耿的人们的态度太让人心寒了……

今年5月推出的《恶魔城周年合集》中有一段作曲家山根美智留的访谈,文字稿中五十岚孝司的名字均被“当时的制作人”所代替

离开KONAMI后,五十岚孝司成立了新公司ArtPlay,他一改KONAMI时期低调的作风,只见他一袭黑衣,在一座阴森的哥特式城堡中拍摄了新作《血污:夜之仪式》的众筹宣传视频,不但高调宣布本作将继承“恶魔城”系列的精髓,更是顺便吐槽了KONAMI一番。

五十岚孝司向全世界宣布:我还活着!还要制作“恶魔城”的精神续作!

老东家KONAMI又是怎么对待“恶魔城”系列的呢?除了骗钱手游和冷饭合集外多年没有任何新作。今年KONAMI为自己的50周年大庆推出的街机、“恶魔城”和“魂斗罗”3款合集,全是没什么诚意的冷饭……其中最为恶劣的《魂斗罗合集》甚至干出了8款游戏中6款重复的事(不同地区的游戏分开算)。

看到这个名单,玩家们大概五味杂陈

好在下周(6月18日)《血污:夜之仪式》就要在玩家多年的期盼之后正式发售了,在“恶魔城”消声匿迹的这些年里,大大小小的游戏开发团队都很热衷于制作“银河城”游戏,其中也诞生了很多精品。随着“银河城”的真正主人归来,全世界再次关注起了五十岚孝司,希望这次世界能给予他的,只有荣耀。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