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口袋妖怪复刻》到《纹章召唤》,值尚互动的制胜之路

“《火焰纹章英雄》官方正版——国服中文版正式上线!”近日,在各类手游论坛、搜索引擎以及百度贴吧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广告。广告指向了一款名叫《纹章召唤》的游戏,它正处于删档测试阶段,在各大手机应用平台上均有上架。

百度贴吧中的广告

广告中提到的《火焰纹章英雄》似乎是暗指《火焰之纹章:英雄》(Fire Emblem Heroes,以下简称为《火纹》)。《火焰之纹章:英雄》是任天堂在2017年出品的手机游戏,它沿用了“火焰之纹章”系列的战棋模式,并融合了手游的抽卡系统。在发售初期,它遭到了一部分玩家的负面评价,但是这个延续近30年的经典IP还是为任天堂开拓手游市场作出了贡献。

《火纹》手游主要由Intelligent Systems开发、任天堂发行,首发于2017年2月2日

“官方正版!”

《火纹》并没有开放国区。在此之前,中国大陆地区的玩家必须通过Google Play或者非国区苹果账号才能进行游玩。任天堂官方也从未有过开设或授权“国服”的消息。

通过百度搜索的广告链接,可以打开《纹章召唤》的官方网站。这个网站和《火纹》的官网看上去十分相似,但是其中的资讯似乎还停留在游戏名为《火纹英雄》的时代里。在攻略帖的末尾,还有一篇《火纹》2.7.0的更新公告。

《纹章召唤》官方网站,首页大图和游戏Logo与《火纹》的美术素材是一样的,攻略最下方是《火纹》的更新公告

我下载并体验了《纹章召唤》这款游戏,发现游戏框架和美术素材看起来与《火纹》几乎完全一致。很多玩家对此有相似的看法:《纹章召唤》很像《火纹》的早期版本——一样的画面、一样的音乐和一样的玩法,只不过内容仅局限在《火纹》两年前的开服时期。他们相信这款游戏使用了《火纹》的素材,是一次“完整的复制”。

当然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在《纹章召唤》的开始页面下方,可以找到开发商、出版商以及游戏版号等信息,而《火纹》在此处展示的是发行商任天堂与开发商Intelligent Systems的Logo。

两款游戏开始界面对比,左侧为《火纹》,右侧为《纹章召唤》

和《火纹》相比,《纹章召唤》的角色界面没有画师和声优的署名,立绘的图片清晰度也与《火纹》有明显差距。虽然背景音乐是一样的曲子,音质却略逊一筹。

人气角色“弓琳”的界面对比,左侧为《火纹》,右侧为《纹章召唤》

我收到了玩家“阿苏”的微博私信,他反馈说,《纹章召唤》在切换界面时经常丢帧卡顿,操作不够流畅,极大影响了游戏体验。另外,《纹章召唤》的角色培养系统(包括“升级”“觉醒”“突破”“继承”)和《火纹》一致,但是由于“竞技场”“天空城”“大英雄”以及“活动地图”等游戏内容并未完全开放,《纹章召唤》显得内容贫乏,更像是一个纯粹的抽卡游戏。

微博上的另一位玩家“Canneles”指出,《火纹》在游戏进程中可以免费解锁3个5星角色,《纹章召唤》除了开服奖励的1个5星角色以外,只赠送1个5星的免费角色。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NGA坛友解包了应用程序,并与《火纹》进行对比。他自称有足够的把握确认,《纹章召唤》使用了《火纹》的素材,但程序本身是开发商自己写的。他认为这个发现能够解释为何这款游戏在游玩过程中会产生一系列匪夷所思的Bug。

解包的程序显示《火纹》程序是以C++编译的,而《纹章召唤》使用的是Java

有趣的是,虽然广告词中有诱导性的信息,但是客服人员的态度却很明确。在论坛上,面对玩家的质疑,这位“火纹英雄官方版主”说:“亲,这是两个不一样的游戏。”

这回复真的很明确

游戏背后

这确实是两个不同的游戏。《纹章召唤》的著作权属于深圳市壁虎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壁虎互动”)。这款游戏在2019年1月通过审批,取得了版号。

《纹章召唤》的版号信息

壁虎互动是深圳市值尚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值尚互动”)的子公司,董事长钟德平先生投资了十余家企业来扩展他的手机游戏业务。在这些公司中,比较有名的是深圳市阿斯卡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鑫星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它们分别开发了手机游戏《口袋妖怪复刻》以及《决斗之城》,前者被许多玩家认为是《精灵宝可梦》的模仿作品,后者则被指抄袭《游戏王》。

壁虎互动的企业图谱

壁虎互动的软件著作权

钟先生的“手游帝国”

在关于壁虎互动的消息中,有两则新闻颇为引人注意。其一是《时代周报》2015年10月报导的“中南重工以溢价23倍的8.7亿元收购值尚互动”。报导称,“尽管资金紧张,中南重工依然下定决心,甚至不惜以较低的姿态和较大的代价完成对值尚互动的收购”。在报导里,钟先生对自己的企业充满信心:“钟德平先生毫不谦逊地认为,这一评估价太低,值尚互动应该价值更高。”

2015年的《时代周报》新闻

中南重工旗下的中南红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中南文化”)至今依然拥有值尚互动的100%股份。作为中南重工向文化产业倾斜的桥头堡,中南文化收购了数家影视、游戏相关的公司。从资本层面来看,这是一次成功的尝试,中南文化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在2014到2017年间有较为明显的增长。

显然2018年大家都过得不太好……

其二是2016年8月的一条新闻,声称值尚互动在2016年上半年营收1.34亿元人民币,且“正与任天堂及阿里游戏商谈正版《口袋妖怪》相关事宜”——这句话信息量巨大,当时《口袋妖怪复刻》已经成为月流水2000万元的“S级大作”,之后它也出现在阿里游戏云主页的合作游戏列表里。在这则新闻里,看上去像是值尚互动打算拿着《口袋妖怪复刻》通过阿里游戏找任天堂获得授权。我们无从得知其中的真相——任天堂是否确实参加了这次商谈?

《口袋妖怪复刻》出现在云上游戏(现已更名为游戏云)列表里

我就这个问题询问了曾在值尚互动负责商务的左女士。她表示自己已经离职,对这个问题并不知情。我问她,作为一个离职员工对自己的前单位有什么评价。她不假思索地告诉我:“很好。”

关于值尚互动,还有一个小细节。2017年4月,钟德平先生在著名的“避税天堂”霍尔果斯注册了霍尔果斯值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另一家被中南文化收购的影视公司——大唐辉煌传媒有限公司相比,这一举动晚了3年。仅仅一年之后,由于政策缩紧,“避税天堂”开始逐渐坍塌。霍尔果斯值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底开始清算核查。

如今,《口袋妖怪复刻》依然在正常运营,1129人的官方群显得十分活跃,而《决斗之城》甚至有了续作。

OPPO平台上的《决斗之城2》

值尚互动借着“精灵宝可梦”起步,拿“游戏王”开疆拓土,最近又把目光转向了“火焰之纹章”。钟先生的生意借着任天堂的东风在深圳蒸蒸日上。

任天堂法务部曾向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福田局赠送牌匾:“执法先锋,维权楷模”

反击之潮

4月3日是《纹章召唤》这一轮测试的第一天,我进入了《纹章召唤》的官方QQ群。由于删档测试承诺充值双倍返还,一部分玩家已经开始课金,群里聊天的内容无外乎各种新手问题——游戏卡关、开服礼包领取以及iOS版打不开(《纹章召唤》的iOS版必须添加受信任的开发商才能运行)。

玩家群体中也存在部分玩过《火纹》的老玩家。我单独找到了其中几位,向他们表达了我的疑惑:《纹章召唤》与《火纹》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们中的大多数明确告诉我,《纹章召唤》就是《火纹》的“私服”。“我估计这个是没有老任授权的吧。”Y君推测说。

我问他们玩这个游戏的理由,回答五花八门。有人说是为了方便,有人说是为了“做一个领先的开服玩家”的快感,还有人只是单纯看到“火焰之纹章”中的元素,“有空就玩下去了”。

Y君就是个“有空玩下去”的玩家。他错把我当成《纹章召唤》运营人员,向我提了一系列意见,包括“提升贴图质量”“实装搜索功能”,等等。最后他对我说:“能优化尽量优化吧,尽管现在比不上原版,也要朝那个方向努力。”

更多的《火纹》玩家并不这样想。百度火焰之纹章吧3月18日更新的置顶导航帖中明确指出,《火纹》没有国服,随后在3月19日的公告中规定,禁止讨论“山寨《火纹》手游”。实际上,早在《纹章召唤》还叫做《火纹英雄》的时候,贴吧里就出现了两个游戏的详尽对比帖。NGA《火焰之纹章:英雄》分区版主在4月6日发布公告,称一切所谓的“‘国服’‘授权正版’皆为盗版”。

然而,广告宣传规模越来越大,在游玩《纹章召唤》时遇到困难,去《火纹》相关论坛询问的新用户越来越多,老玩家们意识到,单纯在论坛中发布公告并不能解决问题。他们认为《纹章召唤》实际上损害了《火纹》的风评,于是他们开始反击。

玩家们自发开展的“反击”活动之一是有组织地“爆破”《纹章召唤》的QQ群。从清明节假期开始,许多新面孔陆陆续续进入了《纹章召唤》官方群。他们人数众多,以“战友”互称,基本上控制了群内的聊天内容。在经过了几次大规模的消息清理之后,管理员似乎也放弃了对舆论的掌控。

新“战友”登场以及大规模撤回成员消息

反击之潮在4月8日达到顶点。一名玩家黑入《纹章召唤》后台,创建了一个管理员账号,修改了每日登录奖励和卡池抽卡概率。一些玩家登录领取珠子后“野性消费”,将游戏当做了抽卡模拟器;另一些玩家则试图劝阻这种行为,认为这是在为“盗版”刷下载量。

玩家破解的管理系统后台入口

管理系统内部

被篡改后的每日登录奖励以及卡池概率

4月8日下午2点左右,《纹章召唤》关服维护。

4月9日上午,应用宝的《纹章召唤》预约界面上,游戏的公测时间从4月11日变成了4月29日。百度搜索“火纹英雄”也不再能看到置顶的《纹章召唤》广告。

应用宝的《纹章召唤》预约界面

4月1012时,《纹章召唤》删档测试结束。

玩家们的反击看起来取得了阶段性的效果,但是事情的本质不在于此。作为一个拥有合法版号的游戏,《纹章召唤》有足够的资本屹立不倒。4月9日,《火纹》更新了新的版本,玩家们的注意力回到了游戏本身。以过去的经验来看,这场闹剧将会就此慢慢平息。

官方群的测试结束公告

我联系了一名参与过游戏送审的人士,说明了相关问题。开始他态度坚决,表示游戏经过了多次审查之后才送审拿到版号,不存在盗版的情况。

随后事态发生了转变。在下载了《纹章召唤》测试之后,这名送审方人士告诉我,他发现这和当初送审的根本不是一个游戏。

“这游戏和我们当时审的完全不一样,”他在电话中说,“整个游戏都变了。”

我问他这款游戏送审时是什么样子,他告诉我:“当时我们看到的是一款消除类游戏。”  他又补充说:“就是高级一点的消消乐。”

游戏在取得版号后进行一些小版本的更新是许可范围内的行为,但上述的操作显然超出了这位送审方人士的预料。他告诉我,他们已经开始着手处理这一问题。“我已经和他们说了,让他们赶紧下架,那边说周五之前。”

他对我们的提醒表示谢意,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就算那边没行动,过两天估计批文就下来了。这种蹭大IP的行为要严肃处理。”

越剧《狸猫换太子》

另一种传承

任天堂的传承从山内溥的纸牌屋开始,至今依然充满活力;值尚互动在3年的时间里延续了自己的“任天堂情结”——这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传承。这个故事从《口袋妖怪复刻》就已经开始,在鲜花和掌声中一路走来,到了今天这个结局。

幸好,现在看起来,结局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那么如意。

在电子游戏(尤其是手游)大规模产品化的当下,低质量的游戏生产依然在不断地进行。张扬的魔王会被勇者讨伐,潜藏的哥布林却总是生生不息。一场胜利对这个市场的未来会有多大的影响,我们依然不得而知。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不论之后这款游戏的命运是转入地下运营,还是变成微信小程序苟延残喘,《纹章召唤》看起来就要倒下了。

那么,钟德平先生,下一个是什么呢?塞尔达吗?

(本文核查编辑:熊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