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还愿》预告片看中式恐怖

2018年2月,《返校》的制作组赤烛游戏公布了新作《还愿》,此后又陆续公布了几张与新作剧情相关联的宣传图片。2018年7月,《还愿》的先行预告视频发布,吸引了一大批粉丝前来条分缕析。《还愿》的最新一段预告片发布于2019年1月13日,预告片中透露,游戏发售时间为2月19日,平台为Steam。

先行预告片

关于《还愿》已有的信息

新预告片当然带来很多新的、隐晦的信息,就像之前公开的预告片和其他图片、文字信息一样。

在赤烛公布的图片预告中,有两张图信息量最为巨大,里面出现了许多诡异的内容。其中反复出现了疑似与陈伯伯或美美相关的信息,这二人应该是游戏剧情中十分重要的两个人。

第一张图片

第二张图片

做一个大致的梳理,可以得出一些关于这二人的剧情信息。

陈伯伯,也就是陈亮,看起来像是个赌徒,养着一条象征财运的红龙鱼,但是从出售水族箱的告示中可以看到,他已经将红龙鱼杀死了,预示着陈亮近段时间的财运似乎并不是很好。他的妻子因为受不了他嗜赌成性而携款离家。

美美,应该是图中日记作者的同学,长得像明星,可她父亲似乎对她缺乏必要的关心。先行预告片中反复出现的“小明星”、素人选秀节目等信息,预示着美美一家特别渴望让她一夜成名。不过,结合另一张图中门上的告示(提到“儿童坠楼”),让人不禁联想美美是否已经遭遇不幸。

我们从新预告片里能看出什么

这个时长两分钟的预告片,不仅展示了大量游戏画面,告诉玩家这是一款第一人称恐怖解谜游戏,也带来一些新的剧情提示。虽然游戏尚未正式发售,制作组也没有给出预告片中内容的官方解释,但我们还是结合各方面讯息做一些合理推断。

正式版预告片

慈姑观音

在之前的预告片与海报中,出现过4只手的神的形象,招贴画中的小女孩,在将服饰拼贴到她身上后,呈现出的也是4只手的形象。新预告片仅有的几句对白中,则反复提及了“慈姑观音”的名字。

拼贴完成之后就会发现异样

“慈姑观音”是何方神圣呢?这还得从游戏的时代背景说起。

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台湾地区娱乐业发展迅速,电视节目中素人选秀节目大量出现,赌博业也风靡全岛。有这两种“生财之道”,许多人沉迷其中,妄图借助独特的方式一夜暴富。游戏的故事,就与这样的时代背景息息相关。

一般来说,观音代表的是慈悲与智慧,长相是慈眉善目的,可是在游戏海报中,这个“慈姑观音”却长着犄角与利爪,看上去十分具有攻击性。象征慈悲的观音怎么会长有这样一幅面孔?别忘了,这是个恐怖游戏,所以“慈姑观音”更可能是一位未受正统册封的阴神,被那些渴望暴富而寻求旁门左道的人请回家中祭拜与发愿。如果请神的人没有还愿,那么阴神是会展开惩戒的。这应当是陈伯伯家与美美家悲剧的缘起。

我国的民俗传说体系中并没有“慈姑观音”这一神话人物,但在闽南文化中,有一位发音与其相近的名为“紫姑”的厕神,传说她是一位正月十五时被正房杀死在厕所里的小妾,后来转变成神。《还愿》的发售日定于2月19日,正好是农历正月十五。由此大致可以判定,这个“慈姑观音”是制作组在游戏中虚构出来的一个神祇形象,原型大抵就是厕神紫姑。

这个神的样子比较凶神恶煞

我们知道,游戏名称叫做“还愿”,再结合新预告片中的对白“去慈姑观音面前发愿”,可以推测,“慈姑观音”会是展开剧情的重要线索。

游戏中的慈姑观音像

美美家的全貌

对比前后两次预告片来看,片中出现的房间应该是同一个房间,从诸如全家福与选秀节目等各种细节中可以看出,这个房间应该就在美美家。

房间中有许多值得玩味的地方。在全家福中,男主人的脑袋并没有被拍进照片中(或者是照片被折叠了),女主人的穿着酷似先行预告片中《恋恋沙河》的女主角龚丽芳,身穿白衣的小女孩应该就是美美。整张照片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感觉。

预告片中有几个镜头一晃而过的男人的脸,苍白而阴沉,细细对比的话可以发现,这张脸应该就来自全家福中缺失的男主人。如果不出意外,这正是游戏中玩家要操纵的主角——美美的父亲。

一晃而过的脸

鱼缸里养的鱼,是象征财运的红龙鱼,但鱼缸摆放的位置却正对着门,这在我国的风水学说中并不是一个好的做法,似乎暗示着这个家庭的不幸与钱财有着逃不脱的关联。鱼缸边上便是厕所,这里可能跟“慈姑观音”会产生一些联系。

房间全貌

墙上的日历显示的时间是1987年10月7日,也即那一年的中秋节,一个象征全家团圆的节日。可见这款游戏在日期选择上,都是瞄准充满了中国味道的农历节庆,而且选的并不是中元节、清明节之类的与逝者有关的日子,反倒是选了这些原本代表团圆欢聚的节日,更能烘托出一种诡异凄凉的氛围。

日历停留在中秋节这一天

红蜡烛

预告片的中间部分大多是一闪而过的游戏画面,但其中反复出现了一个元素——红蜡烛。按照我国的民俗,祭祀先人应当用白蜡烛,红蜡烛似乎象征着逝者的怒火与不满,或许是一种对厄运的预示。另外,《还愿》的制作组名为赤烛,这应该也算是一个奇妙的彩蛋。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遍布各处,甚至在鱼缸中都要安放的红蜡烛,与发愿、还愿,与游戏中人物经历的悲剧密不可分。

反复出现的红蜡烛

其他信息

除了上述的以外,还有更多细节包含在这个预告片中。例如,试卷上的名字表明美美的全名叫杜美心,鱼缸里丢满了止痛用的药片CCP,主角在发愿前给紫姑观音磕了6个响头,等等。目前这个游戏留给我们的思考与猜测还有很多,官方好像也想在正式发售之前吊一波粉丝们的胃口,不过离正式发售也不过一个月时间了,到2月19日,一切问题自然就有了答案。

试卷上写着三年级丙班,杜美心

磕头过猛而出血

赤烛的中式恐怖

谈及恐怖游戏,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欧美系和日系作品。赤烛的作品,不论是《返校》还是《还愿》,都饱含着浓厚的中式恐怖意味,似乎与市场上的大多数恐怖游戏有点不一样。赤烛的游戏不像欧美那样充斥着血浆、尸体与烂肉,有点像日系作品那样对人物的心理进行细腻刻画,但仍旧有一些区别——它更贴近我们的日常生活,结合了本土化的节日、民俗或是神鬼传说,再加上特定的时代特色,有种特别的熟悉与代入感。

“围绕在你我生活周遭的老公寓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家庭,曾经发生过一些什么样的故事。”这是赤烛自己对《还愿》的介绍。贴近生活但昏暗恐怖,在“家”这个场域中进行游戏,给了玩家一种氛围上的压抑,在心理上逐步摧毁玩家的防线,恐惧感慢慢侵袭全身,让玩家直冒冷汗。

《还愿》的故事发生在80年代。预告片中,可以看到诸如拼贴画、手摇削笔刀、玩具磁铁球等老物件,对海峡两岸的人来说都是儿时回忆。游戏在环境设置上也选取了一些有年代感的元素,比如破败逼仄的过道,当年流行使用的花岗岩地板等。这一切让我们清楚地认识到,接下来故事发生的年代,与我们从小成长的年代相差无几,这无疑也是提升代入感的重要因素。

另外一点,在《返校》中出现的脚尾饭、魑魅魍魉等元素,在《还愿》中出现的因果业报、紫姑等元素,都非常民俗。在我国传统中,人们心中有大事一般求诸于佛,而不求诸于鬼神。佛菩萨有修行的表法,但鬼神欲望重而无表法,发愿不还愿会受到惩戒。

预告片中,由亮变暗的房间灯光暗示着这个家庭一定发生了某种变故,这个变故以及由此引发的故事,都必然与发愿、还愿脱不了干系。这些涉及生死、神鬼的东西,老一辈人出于敬畏或是忌讳对其避而不谈,年轻人对这些又不了解。乱力怪神于我们而言是陌生的,是隔着一层纱的,因而它们本身就笼罩着一种“不可说”的神秘感与诡异感。将这种元素与贴近我们日常生活的环境相结合,诡异与恐怖的气氛自然油然而生。

《返校》中的脚尾饭

在我看来,中式恐怖与日式恐怖其实有着异曲同工的地方,它们代表的东方恐怖大多都是通过刻画细腻的场景,在氛围与心理上带给玩家压抑与紧张感。在表现形式上,它们结合各自的文化特色,运用特定元素营造恐怖氛围。《返校》的主美对于中式恐怖的看法正是“以中式文化为核心所呈现的恐怖体验”。

中式恐怖大有可为

除了《返校》和《还愿》以外,也有许多国产恐怖游戏走的是中式恐怖的路子。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结合本土文化、运用本土元素、注重环境设计与心理刻画的中式恐怖是一个可行的方向。中国文化深受佛道影响,坊间也有许许多多奇闻怪谈或是神鬼传说,题材上大有空间,只要厂商肯花心思下功夫,中式恐怖游戏有着广阔的空间去闯荡。

《纸人》(Paper Dolls)是一款恐怖题材的密室解谜VR游戏,场景是一座荒废的中式古宅,在整个游戏体验中,东方韵味始终伴随,甚至在游戏中遇到的怪物都是与中式丧葬息息相关的纸人。从玩家的反馈来看,除了移动方式较难接受以外,游戏整体的环境与氛围还是不错的。

纸娃娃

《灵魂筹码》(Soul at Stake)是一款国产的不对称对抗恐怖游戏。一名玩家扮演鬼怪,4名玩家扮演赌徒,展开一场关乎生命与金钱的赌局。民国画风、中式建筑、绣娘角色,这些都有着浓浓的中国文化味道。玩法上,《灵魂筹码》也有自己独特的创新。就创意与选材而言,游戏的质量还是非常不错的。

富有民族风的绣娘

只要不是意图传播封建迷信,仅仅作为茶余饭后的娱乐谈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涉足的。魑魅魍魉、乾坤五行、妖魔仙神、风水卦象,这些充满中国味道的元素,能够在中式恐怖中焕发生机,光是想想,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